<menu id="8k88m"></menu>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nav id="8k88m"><code id="8k88m"></code></nav>
  • 21財經客戶端   |  南財號   |  理財通   |  城市通   |  網站簡介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首頁 > 南財快評 > 正文

    【地評線】南財快評:發展基礎學科,培養大數據時代的優秀騎手

    2021-05-30 13:15:06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殷俊

    人類社會已經或即將進入“大數據時代”,這是一個被普遍接受的觀念。但是大數據時代和以往的工業時代、網絡時代有什么不同,卻是一個值得深入思考的問題。在2021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開幕式講話上,劉鶴副總理指出,要“重視數學、物理等基礎學科建設,培養大數據產業相關人才”,這段論述中便頗有深意。

    大數據時代最核心的要素自然就是“數據”。劉鶴提到,數據要素具有“邊際成本接近零、規模效應強、非排他”等新特點。在經濟學上,這就意味著數據有某種“公共資源”的性質,不大可能完全由市場來達致最優均衡,需要建立合理的治理體系。此外,數據的隱私保護和安全等等,也都需要建立新的制度。

    可能更重要的一點是,不同于能源、礦產,也不同于道路、港口、“數據”是一個幾乎完全非實體的“要素”——甚至也不同于非實物貨幣,因為貨幣背后畢竟還要有其他實力支撐?!皵祿a業”固然也和其他要素相關,但數據本身便有內在價值,或者說,更重要的是如何處理和利用數據,即劉鶴講話中提到的“算力”。

    如果說100年前生產鋼鐵的能力是國家綜合實力的形象體現,那么現在“算力”或者說“數據力”就是綜合實力的集中體現。這背后最關鍵的,又是數學、物理等基礎學科。

    基礎學科的研究成果具有很強的非排他性和非競爭性,可以說屬于學術研究中的“純公共品”——例如,數學定理和物理定律在任何法律制度下都不能申請專利,事實上也無法獨占。再加上許多基礎研究成果的應用價值要很多年后才能體現出來,就使得這些研究會顯得“沒用”,短視的管理者可能會忽視這一方面的投入。

    本月去世的王元院士,曾和陳景潤等一起推進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研究這個有什么“用”?說實話現在也沒有人能具體回答。好在,即使是在特殊時期,仍有有遠見的領導人支持陳景潤的研究,從而激勵了一代人學科學的熱情。而王元院士在近似分析等領域的研究,則明顯很“有用”。

    而且,基礎研究的過程本身有很強的正外部性:在這一過程中能將科學知識、觀念傳承與擴散,才能培養大批合格的技術人才。法國的傳奇皇帝拿破侖眾人皆知,但很多人不知道他還是一名數學家,是法蘭西科學院的院士,并且資助了許多數學大師。他愛數學,有個人興趣,也有實際需要:由他開創的炮兵時代與數學發展密不可分,當時合格的炮兵都要掌握發展不久的三角學知識和基礎微積分。

    如果說火炮終結了游牧文明的優勢,使得國家經濟實力更加重要(因為富國能供養更多常備軍),大數據時代的到來則讓科學實力進一步取代自然稟賦。如果說炮兵是火炮時代的騎手,具有良好數學能力的人才就是大數據時代的炮兵,而領先的基礎學科則是這一時代的黃金牧場,在這牧場上才能培養出優秀的騎手。

    (特約作者)

    最新国产色视频在线播放,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国产又色又爽又刺激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