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k88m"></menu>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nav id="8k88m"><code id="8k88m"></code></nav>
  • 21財經客戶端   |  南財號   |  理財通   |  城市通   |  網站簡介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首頁 > 金融 > 正文

    人民幣匯率迭創三年新高 穩預期下炒作資金欲逢高離場

    2021-05-29 05: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植

    面對近日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迭創2018年5月以來新高,相關部門的穩預期力度悄然加大。

    5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舉行。會議認為,當前外匯市場總體平衡。未來,影響匯率的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

    會議強調,在這一匯率制度下,匯率不能作為工具,既不能用來貶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來升值抵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關鍵是管理好預期,堅決打擊各種惡意操縱市場、惡意制造單邊預期的行為。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舉很可能令人民幣中間價在設定過程擠出“市場炒作”成分,令中間價定價回歸“合理區間”,緩解市場對人民幣快速升值的強烈預期。

    5月28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在6.3858,較前一個交易日上調172個基點,但低于5月27日在岸人民幣匯率(CNY)官方收盤價6.3758。

    一位香港外匯交易員指出,5月28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低于隔天官方收盤價,預示相關部門正適度“調低”中間價,以緩解人民幣快速升值壓力。

    在他看來,近日人民幣快速升值,主要受到三大因素影響。一是此前美元流動性極度泛濫導致美元指數快速刷新年內低點89.53;二是過去4個交易日北向資金凈流入額高達470億元,推高了人民幣需求;三是在人民幣邁入6.3一線后,市場對人民幣快速升值的預期明顯升溫。

    但是,這些因素均未必具有可持續性。比如5月28日美元指數一度收復90整數關口,北向資金凈流入額大增可能是受到MSCI季度調整A股股票等短期事件影響。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目前不少炒作資金已意識到相關部門的“穩預期”力度加大(從此前的央行高層喊話,到中間價設定開始擠出炒作成分),紛紛擇機逢高獲利離場。

    截至5月28日18時30分,境內外人民幣似乎無視“穩預期”加碼,繼續迭創新高——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報在6.3647,盤中繼續迭創2018年5月以來新高6.3630;境外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3598,盤中創下年內高點6.3541。

    “但是,部分海外炒作資金已開始離場,他們一方面擔心中國相關部門出臺更嚴厲的措施令匯率走勢反轉,另一方面也注意到美元指數若繼續回升站穩90整數關口上方,令人民幣未來上漲空間受限?!币晃粐鴥却笮豌y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

    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指出,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預測匯率走勢。不論是短期還是中長期,匯率預測不準是必然,雙向波動是常態,不論是政府、機構還是個人,都要避免被預測結論誤導;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適合中國國情,應當長期堅持。

    炒作資金成強弩之末?

    在申萬宏源證券宏觀分析師秦泰看來,近期人民幣快速升值,60%受到美元走低影響;此外,全球疫情沖擊后中國制造業部門率先強勁復蘇,帶動中國經濟率先走出疫情的負面影響,且出口商品結構向高附加值率端進一步集中,也構成人民幣主動升值的重要原因。

    “這些因素也構成市場日益強烈地看好人民幣快速升值預期?!鄙鲜鱿愀坫y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在人民幣邁入6.3一線后,5月27日海外對沖基金買漲人民幣的熱情明顯增加。

    他直言,這波炒作資金顯得極其“反?!?,因為5月27日美元指數從89.6回升至90附近,這凸顯這波炒作資金“無視”美元反彈壓力,希望快速推高人民幣匯率獲利。

    此前,不少對沖基金買入執行價格在6.2-6.3,期限在1-2個月的人民幣看漲期權,他們肯定不會坐視美元反彈令自己套利算盤落空,因而不顧一切推動人民幣快速升值以達到預期收益目標。

    記者多方了解到,隨著美元反彈,不少大型資管機構在5月27日逢高減持人民幣頭寸,與炒作資金一度形成激烈的多空博弈。但隨著人民幣升值預期升溫吸引更多炒作資金入場,空頭很快敗退離場。

    “這波炒作資金似乎已到了強弩之末?!鄙鲜鋈A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一是炒作買漲人民幣快速升值的主要是中小型對沖基金,并未獲得大型資管機構“呼應”,表明市場對人民幣快速升值尚未達成共識,令資金炒作持續性受到較大制約;二是不少參與炒作買漲人民幣的中小型對沖基金也沒有動用極高的資金杠桿,凸顯他們也忌憚相關部門采取更強烈的干預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受相關部門持續加大穩預期力度影響,境內外人民幣匯率匯差收窄至50-70個基點,較兩天前的逾130個基點匯差明顯縮小,表明海外資本對人民幣匯率快速升值的押注正在悄然退潮。

    一位海外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透露,這波人民幣快速升值炒作潮,主要是一些海外事件驅動型對沖基金所為。近日,部分市場人士預期中美經貿關系或將有所緩和,因此借此利好“抬高”人民幣匯率短期獲利。但他們發現相關部門正加大穩預期力度,紛紛擇機逢高獲利離場。

    “目前海外大型資管機構也預期人民幣匯率有望上漲突破6.3,但他們認為這種上漲過程伴隨著匯率雙向波動,絕不是單邊快速上漲?!彼硎?。

    秦泰預計,年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仍可能有約3%的主動升值空間,但商品需求不確定性或令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幅度有所擴大。

    進出口企業買入外匯風險逆轉組合期權“避險”

    面對近日人民幣快速升值,不少出口企業顯得不再“淡定”。

    “這兩天出口企業的結匯操作力度有所加大?!币晃还煞葜沏y行對公業務部門負責人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不少出口企業主擔心人民幣匯率可能迅速上漲至6.2附近。

    他直言,這是28日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匯率繼續上漲迭創過去3年以來新高的主要原因,且企業結匯需求增加給海外對沖基金逢高獲利離場創造更多機會。

    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金融分析師潘鏡宇對此發布報告指出,人民幣匯率較快上漲的確對出口企業構成更嚴峻的挑戰,一是出口企業接單的回款周期在1-2個月,若4月初接受的外貿訂單開始回款,隨著過去兩個月在岸人民幣匯率漲幅達到約3%,出口企業已承受一定幅度的匯兌損失壓力,加之銀行結匯報價略低于實際在岸即期匯率,企業的匯兌損失可能超過3%;二是出口企業與海外買家的議價難度增加,通常雙方商定的匯率成本控制在3%-5%漲跌幅度,超過部分只能由出口企業自行承擔。若人民幣匯率繼續快速升值,出口企業需承擔的匯率升值壓力更高。

    與此對應的是,進口企業的購匯意愿也開始小幅回落。

    “這兩天不少進口企業選擇了觀望,希望等到人民幣匯率漲至6.2附近時再購匯?!鄙鲜龉煞葜沏y行對公業務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

    他坦言,這些結售匯操作對多數外貿企業的匯兌損益沖擊并不大。因為他們對70%-80%外匯收支金額做了外匯套保操作,只剩下20%-30%的風險敞口。

    此外,他發現這兩天不少外貿企業對外匯風險逆轉組合期權的需求開始增加,原因是這些企業認為人民幣匯率快速上漲后,很可能迎來較大幅度回調(因監管部門持續加大穩預期力度),買入外匯風險逆轉組合期權可以幫助他們在一定范疇內規避人民幣匯率大幅異動風險。

    “越來越多外貿企業已意識到,就中長期而言,人民幣匯率始終延續著雙向波動的態勢,在外匯操作時絕不能貿然押注匯率單邊大幅漲跌,還需時時防范匯率突然大幅反轉風險?!边@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主管向記者直言。目前他們正積極引導企業堅持風險中性原則,協助相關部門加強預期管理并遏制外匯投機炒作行為,盡可能給人民幣匯率快速上漲預期降溫。

    最新国产色视频在线播放,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国产又色又爽又刺激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