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8k88m"></menu>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 <menu id="8k88m"><menu id="8k88m"></menu></menu>
    <nav id="8k88m"><code id="8k88m"></code></nav>
  • 21財經客戶端   |  南財號   |  理財通   |  城市通   |  網站簡介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首頁 > 南財快評 > 正文

    南財快評:人民幣匯率創近三年新高,原因為何?

    2021-05-28 12:26:45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溫彬,馮柏

    4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重啟上漲走勢。5月26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升至6.4099,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升破6.40關口,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強勢拉升,盤中一度升破6.38,均創2018年6月以來的新高。日前,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要保持貨幣政策穩定性和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近期召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第五十一次會議要求,進一步推動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此輪人民幣升值的原因是什么、對經濟運行有何影響、未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如何、怎樣應對等問題,成為市場關注和討論的焦點。我們認為,近期人民幣升值的影響整體偏正面,不必過多擔憂由此帶來的負面沖擊,未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雙向波動,今年有望維持在6.3至6.7區間。

    一、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值的原因

    匯率表示兩種貨幣的兌換價格,兩種貨幣匯率的強弱和走勢通常呈現此消彼長的關系,主要由兩國經濟的基本面、國際收支狀況、貨幣政策等因素決定。近期,人民幣匯率的升值就可認為主要是由美元走弱、我國經濟基本面持續向好、國際收支順差等因素共同推動所致。

    一是美元指數回落。疫情發生以來,美聯儲采取大規模寬松政策,2020年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擴表3.2萬億美元。今年以來,美聯儲資產購買計劃延續,目前繼續擴表0.56萬億美元。特別是4月以來,雖然美國通脹預期升溫,CPI超預期上漲,但美聯儲繼續采取寬松立場,美元指數從高點回落,5月25日回落至89.6685的近期低點,較3月末的高點93.2860貶值超過4%。受美元指數回落影響,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元貨幣走強。3月末至5月26日,人民幣兌美元升值2.5%,歐元兌美元升值3.9%,英鎊兌美元升值2.4%,日元兌美元升值1.4%。

    二是我國經濟穩步回升、持續向好。疫情發生以來,我國經濟率先開始復蘇。今年以來,盡管外部環境復雜多變,但我國疫情防控成效顯著,國內經濟保持穩步復蘇態勢,為人民幣匯率穩中有升提供了堅實基礎。3月末至5月26日,人民幣除了對美元升值之外,對部分非美元貨幣也呈現不同幅度的升值之勢,人民幣兌泰銖、林吉特、韓元、日元、新加坡元、澳元分別升值2.7%、2.3%、1.5%、1.1%、0.8%、0.6%,說明經濟基本面的持續向好為人民幣幣值穩定提供了基礎。

    三是我國國際收支保持順差。一方面對外出口盈余增長。今年以來,發達經濟體整體復蘇帶動外需改善,加上印度等新興經濟體疫情反復導致訂單轉移,我國出口保持了較快增長。4月以美元計價的出口金額同比漲幅比3月回升1.7個百分點至32.3%,貿易順差進一步擴大293.06億美元至428.6億美元。另一方面,資本項目繼續流入。我國是全球經濟復蘇的領頭羊,也是少數保持正常貨幣政策的經濟體,國際投資者看好中國經濟前景和資本市場潛力,資本項目呈現持續流入態勢,5月以來北向資金凈流入超過510億元人民幣,年初以來累計凈流入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

    二、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值的影響

    理論上,本幣升值有助于促進進口,不利于出口。整體上看,近期人民幣升值的影響偏正面,具體表現在如下方面:

    進口方面,近期海外大宗商品價格快速上漲,銅、鐵礦石等價格屢創新高,疫情反復導致船員不足、集裝箱流轉不暢等推升海運價格,相當于提升了我國的進口成本。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傳導至國內,推動4月我國PPI同比增速回升至6.8%,創2017年11月以來的新高。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升值,相當于購買力增強,有利于緩解我國大宗商品進口價格上升的壓力,進而降低輸入型通脹和我國進口企業的成本。

    出口方面,短期看,人民幣升值可能會導致部分出口型企業產生一定匯兌損失。但自去年下半年以來,我國順利復工復產,出口形勢相對較好。特別是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在部分國家和地區持續蔓延,海外需求一直存在。即使在人民幣較去年有所升值的背景下,對出口總體影響不大。因此,全球需求復蘇將繼續拉動我國出口,或將對沖部分人民幣升值的影響,因此人民幣升值對出口的總體影響不大。

    國際資本流動方面,目前中國金融市場進一步開放,人民幣升值也是國際投資者看好中國經濟前景和資本市場潛力的體現。根據OECD數據,2020年中國FDI流入2120億美元,較2019年增加250億美元,而美國FDI流入1770億美元,與2019年相比下降37%,中國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外國直接投資第一大目的地。未來,隨著我國經濟實力不斷增強,金融市場持續擴大雙向開放,人民幣匯率彈性將有所增加,雙向波動將成為常態,預計人民幣資產仍有較大配置需求。

    三、人民幣匯率走勢和對策

    下一階段,美元走勢仍然存在不確定性。隨著全球通脹水平上升,發達國家貨幣政策有收緊跡象,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加大。對于人民幣匯率走勢而言,4月我國銀行代客遠期凈結匯連續32個月保持順差,說明人民幣仍有一定升值預期,但遠期凈結匯規模僅有26.46億美元,已經較前一階段明顯回落。預計下一階段人民幣仍有一定升值空間,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有望維持在6.3至6.7區間,以雙向波動為主。

    但也要看到,當前全球經濟復蘇仍不充分,不穩定不確定不協調不同步因素明顯增多,我國經濟復蘇斜率放緩,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幣匯率仍需以穩為主,不宜過度過快波動,建議針對異常走勢做好政策調控:

    一是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區間雙向波動,提升風險抵御能力,促進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夯實幣值穩定基礎。

    二是適度加強逆周期調節,一旦出現較強的單邊預期或走勢,可考慮合理運用逆周期調節因子、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等手段,引導市場預期,防止人民幣匯率出現過大幅度波動。

    三是加強宣傳教育,引導企業樹立風險中性理念,合理運用金融衍生工具對沖匯率風險,防止因匯率波動導致匯兌虧損,影響正常的生產經營。

    四是提升宏觀政策前瞻性,密切關注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勢、通脹走勢及美聯儲貨幣政策取向,對可能出現的政策提前收緊做好應對準備,防止出現匯率大起大落和大規模資本流動引發風險。

    (本文作者: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研究員馮柏)


    最新国产色视频在线播放,最新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国产又色又爽又刺激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