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co4wu"><tt id="co4wu"></tt>
    <menu id="co4wu"><tt id="co4wu"></tt></menu><xmp id="co4wu"><nav id="co4wu"></nav>
    <menu id="co4wu"><strong id="co4wu"></strong></menu>
  • 21財經客戶端   |  南財號   |  理財通   |  城市通   |  網站簡介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首頁 > 宏觀 > 正文

    21深度|中國疾控體系“疫”變:升格、整合、協同、下沉

    2021-05-11 11:48:24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朱萍,實習生,華卓瑪

    “我這個北京市衛生防疫站的專業人員,(做過)三年多計劃免疫,近兩年的消毒工作,一直不知道價值在哪兒體現。成立國家疾控局,應該對這個領域專業人員有個明確的身份了?!?月8日,一位原北京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4月28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官網發布國務院人事任免消息,任命王賀勝為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局長,常繼樂、沈洪兵、孫陽為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副局長。

    據業內人士分析,這是“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下稱“國家疾控局”)這一機構名稱首次出現在公開披露的政府文件中。雖然還未掛牌,但這則人事任免消息,直接宣告了一個新的機構——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的成立。

    對此,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汪寧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新成立的國家疾控局是國務院直列的副部級總局,仍屬國家衛健委,財權和人事權仍在國家衛健委。疾控中心仍然是事業單位,工作重點或將微調。但疾控局的力量加強了。

    一位長期關注疾控改革的業內資深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疾控改革這幾年一直在談,此次疫情起到了一個催化的作用?!案母锞鸵馕吨儎蛹罢{整,也不會一蹴而就。但未來疾病預防控制將提升到更重要的地位,這是毋庸置疑的,后續國家疾控局或主要負責政策與管理,中國疾控中心則負責技術業務?!?/p>

     職能定位

    公開資料顯示,王賀勝于1984年8月起歷任天津醫學院衛生系團總支書記、天津醫學院八年制學生辦公室團總支書記、天津醫學院團委副書記、團委書記、天津醫科大學團委書記。2016年8月,王賀勝出任國家衛計委副主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2018年3月起任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黨組成員,負責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醫政醫管、宣傳等方面工作。分管體制改革司、醫政醫管局、宣傳司,中日友好醫院、中國健康教育中心、衛生發展研究中心、醫療管理服務指導中心、醫院管理研究所、國家心血管病中心、國家癌癥中心等。

    一位接近國家衛健委的人士向媒體表示,王賀勝對公立醫院比較熟悉,之后疾控系統的改革,將與公立醫院有更多配合,并且王賀勝曾主管醫政醫管,或許也預示著這一方向。

    在2020年6月7日舉行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也表示,要創新醫防結合的機制,把我國疾病預防控制的體系和醫療救治的體系,在機制上打通,實現人員通、信息通、資源通?!吧×耸且メt院的,發現在醫院,報病在醫院,疾控中心的體系必須和醫院緊密結合在一起,我們將在體制創新上、在機制保障上、在人員管理上,將防治結合真正落地。這是我們一個短板,應該說我們長期就存在這一個防治結合不夠緊密的問題,一些工作應該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p>

    而此次履新的副局長常繼樂、孫陽為國家衛健委原疾控相關部門的負責人,唯一來自衛健委系統之外的副局長沈洪兵,是一位流行病學專家、也是中國工程院院士。常繼樂履新前為國家衛健委內設疾病預防控制局的局長,曾擔任過甘肅省衛生廳副廳長、衛生部人事司副司長。孫陽履新前為國家衛健委應急辦主任,曾做過多年內科醫生,為原衛生部醫改辦公立醫院改革組組長、原衛計委醫管中心主任、中日友好醫院院長。沈洪兵從事腫瘤分子流行病學研究30年,履新前為南京醫科大學校長。

    據業內分析,從一位局長和三位副局長的履歷中,或可看出中國疾控系統將來的定位:在防控機制、應急指揮、專業研究并重的基礎上,與醫療機構有更多配合。

    此外,對于國家疾控局成立后,國家疾控局與原疾控中心的關系,業內人士透露,沈洪兵可能會接替高福,兼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

    據業內人士進一步分析指出,讓一位搞專業的“院士局長”任中國疾控中心主任,既說明了對于疾控中心技術部門的定位,同時,也可以從中看出新成立的國家疾控局與國家疾控中心的關系。

    疾控之痛

    實際上,近年來,對疾控系統改革的呼聲一直不斷,而此次新冠疫情或起到一個催化作用。

    鐘南山院士在2020年2月27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指出:“這次疫情暴露的短板就是疾控中心地位太低了,只是衛健委領導下的技術部門,疾控中心的特殊地位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疾控中心只是一個技術部門,只能向上報告,而向地方政府報告以后,地方政府怎么決定是地方政府的事,疾控中心沒有權力再進一步做更多工作?!?/p>

    據了解,中國(國家)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前身是1983年12月23日成立的中國預防醫學中心。1986年1月19日更名為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2002年1月23日多機構重新組建成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在SARS暴發后,中國的新發傳染病防控體系隨之開始建構,疾控體系也由此被重視。當時提出了3年內建立健全疾病預防控制體系的要求,各級疾控中心的財政投入迅速增加,疾控中心硬件條件大幅改善。

    但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考驗了我國重大傳染病疫情防控能力,也將我國疾控體系存在的問題暴露出來,如國家、省、地、縣四級疾控機構功能定位不夠清晰,承擔的工作任務能級分工不合理;防、治割裂明顯,醫防難以融合;鄉鎮、社區網底薄弱,基層隊伍斷層老化嚴重。

    針對新冠疫情暴發早期疾控中心未及時上報疫情情況的質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國家疾控中心工作人員曾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疾控中心不可能不上報,但你不可能要求疾控中心做太多?!?/p>

    據了解,國家、省市、區縣,都有各級的疾控中心,隸屬于各級衛健委。在目前的法律體系內,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和地方疾控中心的角色還是有著中國預防醫學中心的影子,研究、調查,并提供防疫咨詢,屬于事業單位,并不具有行政權力。并且中央的一級疾控中心與省、市、縣三級疾控中心,并非是一個自上而下一貫到底的四級結構,中國疾控中心和各級疾控中心并非垂直管理。

    2020年9月,國家領導人在《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為維護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一文中提到,“從這次疫情防控斗爭看,我國公共衛生體系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在特大疫情面前,暴露出能力不強、機制不活、動力不足、防治結合不緊密等問題。要在理順體制機制、明確功能定位、提升專業能力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要優化完善疾病預防控制機構職能設置、加強國家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能力建設?!?/p>

    此前,在上述發布會上,馬曉偉也指出,在國家、省、市、縣四級疾病預防控制體系當中,進一步加強對急性傳染病的防控和應急處置的能力,明確國家疾控中心、省級疾控中心、市級疾控中心、縣級疾控中心各自的功能定位,國家疾控中心要解決科研研發、實驗室檢測、業務指導和病原學分析等“一錘定音”的能力;省級疾控中心要加強區域防控工作的指導、監督、質量評估和人才培養方面的作用;市和縣級疾控中心要進一步加強現場流行病學的調查和對地區性傳染病疾病譜的日常監管和監測;縣級疾控中心和社區醫療機構要夯實基礎,加強社區的管理和防控,在基層筑牢防病的基礎?!八晕覀円鞔_四級疾控中心各自的功能,理順體制關系,形成一個上下聯動的協作機制?!?/p>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虎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國家疾控局的成立,是疾控體系改革的重要部分、關鍵構成,意味著疾病預防控制提升到更重要的地位。

    組織“進階”

    此前對于疾控系統的改革方向,各方的討論主要延展出兩種觀點:一是將疫情防控早期問題歸咎于過度行政化,主張將疾控機構轉型為獨立的公共組織,而非行政部門,從而減少不當行政干預對專業能力的侵蝕。二是將疫情防控早期問題歸咎于行政權不足,主張將中國疾控中心剝離基礎研究職能給高校,并與國家衛健委疾控局合二為一,成為一個獲得行政執法權的高等級中央政府部門。

    據了解,我國最早的傳染病防控體系是效仿前蘇聯的模式,從1953年開始建立了從省到地市、縣的衛生防疫站。到2000年,經改革后,成立了兩條線并行的體系。國家疾控中心從原衛生部被劃分出來,成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并在衛生防疫站的基礎上,組建各級疾控中心和衛生監督所。

    目前有不少媒體報道稱:“國家疾控局的成立意味著疾控系統‘雙線并行’體系將被打破,有合二為一的趨勢?!?/p>

    對此,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汪寧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國家疾控中心一直都在衛生體系內。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由中國醫學科學院分出,始終都屬于國家衛生部(衛健委)直管的事業單位。省、市、縣防疫站改名為各級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仍屬于各級政府衛生主管部門管理的事業單位。

    汪寧進一步指出,新成立的國家疾控局是國務院直列的副部級總局,仍屬國家衛健委,財權和人事權仍在國家衛健委。疾控中心仍然是事業單位,工作重點或將微調。但疾控局的力量加強了。

    四川大學華西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欒榮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國家疾控局的地位可能相當于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國家衛健委管理的國家局)。但職能更加獨立、權限更大,會整合內部分散在其他處室的相應資源,遇到重大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反應可以更加迅速高效,減少內部協調的消耗。

    同時,國家疾控局的成立也將推動醫防協同。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也明確提出,要深化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改革,創新醫防協同機制。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虎峰表示,長期以來,“防治結合”落實不力,往往是以治療為重點,預防工作滯后,也比較難以溝通協調或出臺有力的政策,國家疾控局成立后,可以期待改變這一局面?!靶聶C構對于重大傳染病、慢性病、職業病、地方病的防控以及公共衛生政策的制定將進一步加強,相關部門的職能機構也會進一步整合?!?/p>

    此舉在業內看來,也是加強我國公共衛生建設的重要一步。

    此前在“第十三屆健康中國健康論壇”上,清華大學萬科公共衛生與健康學院常務副院長、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梁萬年表示,在一個重大疫情面前,公共衛生系統和人員起到了發現者、驗證者、參謀者、實施者、倡導者、溝通者,乃至評價者?!拔乙詾檫@‘六者’是公共衛生系統和人才的主要功能,這些作用是其他的系統,包括衛生系統的其他人員所不可替代的?!?/p>

    但梁萬年也強調,僅成立一個國家疾控局遠遠不夠?!肮残l生體系如何進一步貫通,上下機構包括專業機構和社會治理如何有效的貫通,公共衛生和醫療服務體系如何實現有效的人員通、信息通、資源通,公共衛生的體系如何和國際接軌,真正在國際語境和背景下來講中國故事,具有話語權,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方面?!?/p>

     

    日本一级黄一片2020免费
  • <xmp id="co4wu"><tt id="co4wu"></tt>
    <menu id="co4wu"><tt id="co4wu"></tt></menu><xmp id="co4wu"><nav id="co4wu"></nav>
    <menu id="co4wu"><strong id="co4wu"></strong></menu>